焔と鋼


我相信所有的幸福跟苦難都有盡頭,而愛與堅強沒有。
by moneyninetin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世越號

我不知道。

每次我看到朴槿惠相關的新聞照時,總會有種「好可憐」的感覺。像是他出庭的時候,他轉監的時候,昔日的國家領袖現在醜態盡出地出現在媒體面前,我都會有種「有必要這樣嗎」的,錯覺。

只要把世越號當時的情況回憶一下,其實就能完全止住說出「好可憐」的衝動。岸邊焦急萬分願意拿自己的命去換孩子卻找不到出海船隻的大人們、在狹小的船艙裡一字字敲著簡訊與親人訴說永別的少年們,對照反應遲緩又一事不關己的顢頇官僚們。真的,他們該死,而最該死的就是這位朴大小姐。

只是,是否所謂的正義,本質就只是這樣:拿一群人的悲劇去換另一群人的悲劇,只因為他們做錯了什麼。

我不知道。或許對人性來說,正義就是這麼簡單而直接的事。

[PR]
# by MoneyNinetin | 2017-05-23 12:16 | WORLD

街角閒談

我一直覺得處理自殺問題最有效(時間效率)的方式是失踪。患者一個搬到沒有人認識他的地方居住,中斷所有的連繫,包括關心他的人、他的醫療諮詢網路、物質生活的支持者等等。總之就是失踪,完全地消失。

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自殺的完成形態,差別在於患者還活著。

但這方法有許多問題,包含患者是否能自理、是否能得到足夠的物質生活支撐、患者遇上各種意外時是否能有較佳的解決方案等等。換句話說,如果有患者能採用這種方式處理自殺問題,他很可能從一開始就可以處理自己的自殺問題。

所以這又是一篇廢文。

[PR]
# by MoneyNinetin | 2017-05-21 13:01 | life

高中

d0062486_13250393.jpg

剛剛讀到一段文字,滿有感覺。想離開現在,回憶一下高中。

" 孩子活到十一歲,都已經有豐富的「跟爸媽抱怨也沒用」的不愉快經驗了:考試、作業太多、睡不飽、制服不合身、隱私不被尊重、時間 必須配合大人、同學鼻屎故意黏你桌上,等等。跟這些相較,級任老師的怪癖好像沒那麼嚴重。"

我大概到高中才比較清楚這件事。高中的時候,常常覺得大人很蠢很討人厭,滿口說他們是我的誰誰誰,但一開口說出自己的問題,他們就說那不是問題。好像只有我是他的誰誰誰是重要的,至於我在想什麼,我遇到什麼,都不是問題。

然後就會逃避。高中生有很多逃避問題的方式,打球、看漫畫、跑第一廣場,有建設性一點,去圖書館自習認真念書、看校刊上的文藝文章、去社團練曲子。甚至什麼事都不作,就是趴在窗台上看校園,也很舒服。那時不知道這是在逃避問題,只覺得作這些事比較舒服,就一直作下去。

成為大人之後,才知道,大人之所以讓我覺得很蠢很討厭,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們也在逃避問題。這部分,不能強求,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面對問題,遇上了,只能包容。事實上,這也是人情世故可愛的地方。

而另一些大人之所以很蠢很討厭的原因是,他們,就是需要我這樣的人遇到問題,他們才能過得好。如果我沒問題了,他們反而很麻煩。這是這個社會醜陋的一面。

我還是覺得大人很蠢很討厭嗎?我想是的,包括我自己。只是這些蠢這些討厭,有一半是可愛的,需要留下來。而另一半,就不知道哪一年哪一月才會消失了。

[PR]
# by MoneyNinetin | 2017-05-04 13:32 |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