焔と鋼


我相信所有的幸福跟苦難都有盡頭,而愛與堅強沒有。
by moneyninetin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P.Thiel CS183B 觀後心得(無內容純抱怨)

excite 好有愛,都已經這麼久了(十幾年了啊,我從2005年用到現在了),竟然又改版。這次是更新編輯頁面UI,加上新加了一些功能(顯示為沒時間試用)。仔細看看自己,上次貼文是半年前了啊半年前。為了想記下 Peter Thiel 課堂演講的心得所以再次打開頁面。這演說加上紙本書籍我已經五六刷了,還是覺得,抓不太到關鍵點。

那麼心得是這樣。
完全理解一個人所說的話是如此的困難。就算他站在你面前滔滔不絕地說了兩三個小時,你也努力地問了三四個你認為關鍵的問題,一轉身,心裡剩下的理解也湊不成一場三十分鐘的演說。
與此相對的是,評論是如此的容易。就算兩三個小時裡有一半的時間是在打瞌睡,睡醒後能馬上開始評論的人比比皆是。

[PR]
# by MoneyNinetin | 2017-04-15 23:36 | WORLD

the broken, the beaten and the damned



He said, "Son, when you grow up, would you be the savior of the broken, the beaten and the damned?"

- "Welcome to the Black Parade", My Chemical Romance -

其實 Anniversary 是兩個月前的事了...
[PR]
# by MoneyNinetin | 2016-11-12 18:09 | MUZIK

MCR- The Black Parade Anniversary


因為 One OK Go 的關係注意到 MCR 的消息,說是要發行 The Black Parade 的 cover 專輯。想到當時也是很愛 Mucc cover 的月海 dejavu 啊。邊寫程式,就把二十代時很愛的幾首歌挖出來聽。

老實說三十代的現在要理解自己為何當時會愛這些黑色氣息濃厚的東西實在不容易,網上殘存的幾個論壇繞了一下,發現多數的人都覺得自己是在最中二的時候接觸而愛上的。客觀來看,就是心中最容易累積一些負面情緒而無力化解的時期。

三十代之後我處理負面情緒的方式就比較像教科書上所說的了。運動、閱讀、與人交談、去理解去信仰等等。也很少,幾乎是沒有,感覺到自己是無助的還是怎樣。「就算一個人也能保持這樣的方式戰鬥下去」是三十代的自我要求,所以再也不需要那些黑色的力量了。但在二十代時並沒有這份體認。所以Em,MCR,TBH 等等,都是水面上的浮草。其實當時想的就只是要活下去而已吧?找一個支持自己活下去的力量,就算它是黑色的。

所以離開這些樂團,專注在現實生活上,意義上來說,就跟學會覓食就離開了父母的野獸一樣,實在就是,不需要了。

他們的解散也是必然吧。是依賴著 teenager 的慾求與恐懼而大受歡迎的事物,隨著 teenager 的成熟與老去而消逝,也不是太難理解的事。

很喜歡知乎裡的這段話。一樣來個無斷轉載。

「Mikey 比他哥帥多了,這孩子就是太羞澀,
他是我最喜歡的貝斯手之一,僅次於@大果 ,么么大。

Ray 叔的泡麪頭總能令我在看 MV 的時候出戲,
Frank 現在有了新的樂隊,玩得很開心就是了。

Gerard 是 MCR 的靈魂,
沒有比這個胖子情緒更爲濃郁的嗓音了,
畫着漫畫、發着神經的生活挺好的。

……

我看待他們的方式跟大多數人差不多:
那才是我們的青春呀,混蛋。

太複雜的事情我也講不清楚,
我們所不能控制的事情太多了,
但每當覺得自己快要活不下去的時候,
開大音量聽一遍「Famous Last Words」,
哭成傻逼,然後什麼都會好起來的。


I am not afraid to keep on living,
I am not afraid to walk this world alone.
Honey if you stay I'll be forgiven.
Nothing you can say can stop me going home.

作者:贺天骏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1025823/answer/20388672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年輕的時候就是有太多不理解的事,所以才會不停地衝撞,全身是傷地痛苦著,才會想去抓,抓到什麼都好,活下去。等到現在理解了,這世界來來去去的就是慾望,跟稀薄的理想,反而失去了年輕時那麼殷切地想衝撞的心情。但把自己保護好了,就比較不痛苦嗎?不,相對來說,是一種想飛卻飛不起來的痛苦。

想到小田切讓在重版出來裡的四十代暴走。那麼苦心地忍耐著,但那份心意根本沒有傳達出去嘛!如果是這樣,還不如一開始就面對自己的不情願吧。也許,我們跟二十代比起來,就只是學會保護自己而已。突破的勇氣什麼的,根本就沒長大過。
[PR]
# by MoneyNinetin | 2016-08-10 19:14 | MUZIK